近半个月下来,莫德勤勉而老实。

该做的事,只多做而不少做。

不该做的事,连念头也不会有。

这般完美表现出苦力价值的他,渐渐融入进了武器店的圈子里。

虽然索尔平时总说对他很满意,但他也没有就此放飞自我,仍是慎行慎言,尽可能性的不去做那些可能逾越或者出格的言行举止。

他很清楚,索尔的随性是真的,在接纳他的时候,根本不注重他过往的身份来历,只看当下能展现出来的价值。

但如果表现不出价值,又或者是引起索尔的不满,那么,现况会在一瞬之间迎来转变。

所以在与索尔相处的时候。。莫德会时刻高度注意。

至于桑妮,在摸清性子之后,十来天下来就混熟了。

当莫德物色到第二个猎物后,最大的难题反而不是如何干掉那个猎物,而是索尔的态度。

“桑妮,如果我干掉隔壁那家伙,你说索尔会不会生气?”

莫德背靠在虚掩的店门一侧,偏头透过门缝,观察着巷道里的实况。

清纯美女吊带睡衣私房写真清新优雅

桑妮抬头看向莫德的侧脸,淡淡道:“你指哪一个?”

“叫阿尔伯.雷德的那个,还是你给我的资料,这名字应该不是假的吧?”

“你这是在质疑我的情报能力吗?”

小情报通桑妮挑眉,眼神如针一般刺向莫德。

莫德心想着你一张报纸都得翻来覆去看个几小时……

想归想。 。莫德却不敢表现出来,正色道:“我怎么可能质疑你的能力,每当看到你给我的那些邻居资料时,总会情不自禁想着,究竟是得多专业的情报员,才能将邻居的底细扒得如此干净。”

起初从桑妮那里拿到邻居资料的时候,那详细程度发指到让莫德不禁感叹着究竟是要倒多少辈霉才会遇上桑妮这种邻居。

听着莫德花里胡哨的奉承,桑妮并没有受用,冷哼一声,道:“镇上不少人都会用假名,所以在真假名这方面,我不敢保证有些情报是否准确,但如果是隔壁这些人,我还是能保证的。”

莫德小心翼翼问道:“他们惹到你了吗?”

“没有。”

“那你干嘛将他们查得这么清楚?”

“因为他们就住在我们隔壁。”

桑妮用一种“你很奇怪”的目光看着莫德。

“……”

莫德顿时无言以对。紫蓝色的猪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默默将话题扯回去:“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如果我将雷德干掉,索尔会生气吗?”

“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

“好吧。”

“雷德与你并没有任何交集,你为什么要杀他?”

“我嫌他太吵。”

莫德随口掰了一个动机。

说起来,他之所以会注意到雷德这个邻居,主要还是因为雷德有几次醉醺醺经过店铺的时候,总会在巷道里用他那大嗓门喊着一些酒后之言。…,

话里的内容基本都是他在海贼团劫掠商船时的表现,大抵就是劫掠时干掉了多少人,又是如何将那些硬骨头虐杀掉的过程。

但令莫德印象深刻的,却非这些酒后鼓吹之言,而是雷德将这些当做炫耀资本时的丑陋嘴脸。

也是多亏了雷德的大嗓门,才让莫德意识到身边就有许多合适的猎物,所以无需舍近求远。

听着莫德给出的杀人动机,桑妮恍然道:“也是,那家伙确实很吵。”

“你信了?”

“?”

………….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莫德在认真考虑之后,还是觉得有必要先去探探索尔的态度。

假如索尔不在乎,他就立马提枪去埋伏雷德。

可要是索尔不同意。。那他就只能放弃这个念头。

要是有消音器这种东西,也就不用顾虑那么多,寻个机会就能放冷枪干掉雷德。

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现在的自己太弱。

如果自身足够强大,只不过是去解决掉一个看上的猎物,又何必分心思去顾及后果。

当晚。

吃完饭,莫德找上索尔。

在莫德道出来意后,索尔一边抽着烟,一边斜眼看着他。

“为什么要杀雷德?”

跟桑妮一样,索尔想知道莫德的动机。

这一次,莫德当然不可能说出诸如雷德太吵的敷衍动机。

“练手。”

这是莫德提前想好的回答。

不多解释。 。简单粗暴。

索尔有些诧异,细细看着莫德的神情。

在海贼的世界里,拿他人生命来练手见血是很稀疏平常的事。

正如他当初为了让莫德告别过去,从而让莫德亲手宰掉送上门来的瓦特一样。

但他也没想到莫德会主动提出来,本来还打算再多给莫德一段缓冲时间来着。

反正也是迟早的事,索尔没有反对,但也给莫德提了一下醒。

“后果自负。”

言简意赅,是提醒,也是变相同意。

至于雷德的死活,对于索尔而言,甚至不如今天晚上吃什么来得重要。

“明白。”

莫德心头一喜。

有了索尔的表态。紫蓝色的猪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他就能放手去做这件事。

至于杀掉雷德所可能引发的后果,早在从桑妮那里拿到情报时,他就已经有所心理准备。

无非就是雷德所在的海贼团可能会前来报复。

但只要做得干净,就不用去担心这种后果。

三天后,月黑风高。

莫德藏在楼房之上的阴影之中,架好乌索普的同时,借着微弱的灯光,无声眺视着巷道尽头。

从尽头那边的拐角处,到自己所藏身的地方,大概有一百米左右的距离。

滑膛燧发枪的射程虽然远不如线膛燧发枪,但正好是在百米之内。

只是,考虑上老化等因素,莫德计划在雷德走进60米射程内才动手。

从傍晚时目送着雷德走出巷口,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八个小时。…,

在傍晚的时候,巷道内有路人来来去去,所以找不到合适的开枪时机。

而现在夜色已深,基本看不到半个路人,也就少去了很多顾虑。

只要雷德在这个时间点回来,莫德就会果断扣动扳机。

时间缓缓流逝,月亮隐于黑云之后。

巷道内能见度极低,若非那几盏挂在墙上的灯火。。定然会是一片漆黑。

莫德耐心等待着。

数十分钟后,雷德人还没出现,声音却先一步传来。

莫德蓦然提起精神,聚起目力看着巷道尽头。

数息后,两道并肩而行的身影走入巷道。

“两个……!”

莫德暗骂一声。

滑膛燧发枪只有一发子弹。 。打完一枪就得费点时间填上第二发子弹。

这意味着,就算他成功狙杀掉雷德,另外一人也会有充足的时间寻找隐蔽物,同时根据枪火声和雷德所喷溅出来的血液方向判断出弹道所在位置。

只能放弃了吗……

但是。紫蓝色的猪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桑妮说过雷德所在的海贼团会在明天中午出海,而莫德不可能在白天出手,因为白天没有黑夜所带来的掩护优势。

也就是说,错过了这次机会,要等到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莫德皱着眉头。

随着那两人一步一步走来,留给他的时间也越来越紧迫。

此时犹豫不决的莫德,始终没有察觉到暗地里正在他的一道目光。

,

Posted in: 未分类.
Tagged: .
Last Modified: 6月 29,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