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案件发生,到抓拿凶手归案。

总共历时不到四个小时。

“这么简单就解决了吗?”

岳鲁嘀咕着说道。

“不应该要大战一场的吗?”

“大战?”

段坤笑了笑。

“你也太看得起他了!”

金泰浪哪有这个资格!

要不是担心出现意外,他进门就解决他了。

岳鲁:······

也就说这句话的人是段坤,换做其他人,他早就吐对方一脸唾沫了。

公主小妹写日记

那可是高丽第一狙王!

杀手界数一数二的人物!

就算是炽天使,也未必比得上他。

炽天使就只在港岛活跃,在港岛杀手界的名声极大,但在亚洲就被削弱很多了。

如果只说港岛,炽天使的名声确实比金泰浪大。

放到整个亚洲,金泰浪的名声就要更胜一筹了。

这样一位人物,在段坤的眼中居然连大战一场的资格都没有。

吹牛也不是这么吹的!

要不是岳鲁知道段坤的恐怖实力,真就这样以为了。

但岳鲁却是知道的。

所以他只能沉默了。

人家有实力,说什么都是对的。

“可怜的三浪!你说你惹谁不好,偏偏要惹上这一位!”

岳鲁心中为金泰浪默哀。

惹上段坤,还被直接抓住了。

金泰浪下半辈子最好的结局,恐怕就是在监狱里度过了。

“岳鲁,这件事你去帮我处理一下,我就不去了。”

段坤对着岳鲁开口说道。

“我去处理?行吧。”

岳鲁不太想去警署,但自家馆主发话了,他也只能遵从。

“对了,小富跟我走一趟。”

段坤忽然又说道。

“我?”

小富指了指自己,有些诧异。

“对!你跟我走一趟,我有些事情让你做。”

“好的,没问题。”

小富也不多说,点头答应了下来。

岳琪琪并没有跟过来。

对付金泰浪这件事,多少还是有一点点风险的。

而且她过来也没什么用。

段坤就让她留在乾坤武馆,处理武馆内的事务了。

之前的狙击事件,虽然没有杀了段坤,但在武馆内还是引起了不小的波澜,岳琪琪需要安抚一下学员们的心。

岳鲁于是只能自己一个人,陪着警察们去警署了。

段坤最后看了一眼他们离开的背影。

“我们也走吧。”

“馆主,我们去哪里?”

“中环!”

······

中环区。

星华射击俱乐部。

休息室。

还是那个角落的位置。

只是人数变成了三个。

陈达华看了看旁边正经危坐的小富,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转头对段坤说道。

“你这个时候找我,有什么事吗?”

“之前你说要查冢本集团,现在查的怎么样了?”

段坤没有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说道。

上次的谈话之后,两人又通过手机相互试探、交流了几次。

已经初步建立了相互间的信任、并达成了合作的意向。

“嗯?”

陈达华下意识转头看向小富。

“放心,他是自己人,信得过!”

段坤开口说道。

“自己人?”

陈达华心中迟疑。

真能信得过吗?

那可是冢本集团!

在面对冢本集团的问题上,就连他的上司他都不敢相信。

他的上司未必和冢本集团有勾结,但却铁定不想他去搞冢本集团。

这时候段坤找来了一个人,说这个人可以信任,陈达华不怀疑才是真的有问题。

就连段坤,他也是从李文彬口中得知了圣育强中学后山事件的真相后,才真正开始信任对方。

见陈达华迟疑,段坤又说道。

“他是我武馆下面的一名教员,同时还是一名杀手,我们要想做到计划之中的事情,少不了他的帮助!”

杀冢本重武只是第一步。

接下来更重要的,是怎么处理那‘一亿杀手基金’。

一亿杀手基金。

这会引来多少顶级杀手?

如果一个处理不慎,中环区、甚至整个港岛都会因此大乱。

陈达华虽然很想杀了冢本重武,却并不想因此而造成更大的灾难。

“希望你不要辜负段坤的信任!否则的话,我会第一个杀了你!”

陈达华盯着小富,一字一句道。

“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小富沉声回答道。

陈达华深深的看了小富一眼。

小富也毫不示弱地看着他。

“好了,陈sir,还是先将你调查到的说一下吧!”

段坤开口打断了两人的深情对望。

话题一转。

竟然已经做了决定,陈达华也没再藏着,直接开口道。

“冢本集团的安全保卫措施很严密,我凭借身份关系,深入调查了好几天,目前也只是查清了外围的情况,以及内围的大概布置。要想基本查探清楚里面的布局,我至少还需要一周的时间!”

一周时间,再加上之前的几天,大概也就十天左右。

十天时间,调查清楚冢本集团的安保措施,这要是被杀手界的杀手们知道了,估计得哭死。

要换做他们去调查,没有几个月的时间,那是想都不要想。

甚至就算是给他们几个月时间,他们也未必能调查得出来。

冢本集团这样的顶级集团、势力,一般的手段对他们根本没用。

在调查的过程中,不仅要步步为营,还要防着,不能让对方察觉。

一旦被察觉了,那之前的所有努力都会前功尽弃。

因为他们随时可以更换全新的安保措施,甚至直接把你找出来干掉。

这也是刺杀他们这些集团首脑最难的一点。

你有且仅有唯一的一个机会。

一旦错过了,几乎不可能再出现。

陈达华也就是身份太过于特殊,能调用许多别人意想不到的力量去探查,才能查的那么快。

可即便是他,也不敢太过张扬。

冢本集团的势力太庞大了。

就连警署内部,都有他们的不少力量。

他的动作稍微大一些,都有可能会引起对方的警觉。

“一周时间?”

段坤皱了皱眉头。

这个时间,有点长啊!

现在冢本重武已经盯上了他。

金泰浪虽然被他解决了,但他肯定会找其他更厉害的杀手、或动用其它的手段对付他。

这一次他只是付出了手臂轻伤的代价,下一次呢?

“必须要尽快杀了他!”

Posted in: 未分类.
Tagged: .
Last Modified: 6月 29,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