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的风呼啸着,狂风吹着黄沙漫天飞舞。

   虽然中午,可是整个西北沙漠已浑浊一片,宛如黄昏。

   在沙漠的某处,小魔女等人也被这真风暴而阻挡住。

   风沙太大,他们已经看不清方向。

   无奈之下,所有人只得下了骆驼,围在骆驼周围躲避风沙。

   “刘芒,你你到底在哪?那么的风沙,你还能承受吗?”

   小魔女趴在骆驼的脖子前,看着浑浊的沙漠,眼泪从眼眶簌簌流了下来。

   没有水、没有食物,能在这么恶劣的沙漠之中生活一个月?

   小魔女不敢想象。

   这个诡谲的沙漠,从来没有人在没有水和食物下能在里面生活超过半个月。而刘芒已经进入沙漠有一个月

   一个月啊!在这么恶劣的坏境下,人死了恐怕连尸体都找不到吧?

   “刘芒,你在哪?刘芒”

   来自远方的清纯气质女神青涩脸孔艺术写真图片

   看着漫天的黄沙,小魔女惊恐的大喊了起来。她希望自己的喊声能得到回应。

   可是,回应她的只有那呼啸的狂风。

   “小姐,刘芒兄弟恐怕”听着小魔女那绝望而痛苦的喊声,身边一个青年心头叹了口气,说道。

   那青年的话让小魔女无力瘫在了地上。

   是啊!在这么恐怖的坏境下,有谁能坚持到一个月?纵使刘芒是死神,也坚持不住啊。

   “刘芒,小魔女仅仅睡了一觉而已啊,你就这么离开小魔女了吗?你好残忍的心。”

   泪水狂流,在她那灰扑扑的脸上滑下两道耀眼的痕迹。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从昏迷醒来之后,竟然见不到刘芒。如果早知道是这样,她宁愿永远也不要醒来。

   “呜呜,刘芒,小魔女好想你。”

   小魔女趴在骆驼身上呜咽着。这一刻,她心伤欲绝。

   从小到大,她集万千宠爱与一生,造就了小魔女的性格,从来没有那个男人入得了她的法眼。

   可是,自从她胸脯被刘芒一拳砸下去之后,她那小魔女的心却因为刘芒而震荡了起来。

   渐渐的,她迷恋上了刘芒。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好好享受和刘芒在一起的日子,刘芒就离她而去。

   这一刻,小魔女的呜咽声和风声汇聚成一片,让这无情的沙漠充满了悲伤的色彩。

   突然,风沙中掉落下什么东西砸在小魔女的脑袋上。

   疼痛让得小魔女抬起脑袋。

   下一刻,一个笔记本印入眼帘。

   “笔记本?”看到这笔记本,小魔女微微一愣,瞬间把笔记本翻开。

   翻开的瞬间,小魔女便被里面的内容给吸引住。那笔记本有些破烂,每一张纸张都带着鲜血,笔记本上写着一段一段话:

   莫无忌被我杀了,可是我却被疯狂的追杀。

   追杀的第一天,我身中六枪,肩膀中弹最为严重。子弹虽然已经被取出,可是伤口依旧流血。我身后,杀手距离我仅有一千米,而千米前方是西北大沙漠。

   如果我还是巅峰时期,我绝对无惧我身后的杀手。可惜,我刚刚为一个女人献出两千毫升的血、我身体太虚弱了。加之我体内有蛊虫啃噬,以及身体中枪,我已不再是敌人的对手。

   此时此景,我已经进退维谷。可是,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被追杀第二天,我闯入西北大沙漠,枪杀虽然被我简单的处理,但是我已经感觉到伤口并没有好转,反而更加痛苦。而此刻,后面追兵已经接近九百米。所以,我只能毫不停歇的向前狂崩。我不能停下,因为停下了,就是死。

   被追杀第三天,我两天两夜未进食,加之我身体血液不足,我感觉身疲软无力。而此刻,身后百余名杀手距离我仅有五百米。与此同时,肩膀的伤口开始发炎,疼痛难忍。可是我却不敢停下,子弹的呼啸声不时掠过我的耳边。

   我不知道子弹会不会击中我,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狂崩。只要距离身后的杀手越远,我就越安。

   被追杀第四天,我终于看不到杀手的踪影。我想,他们可能已经被我甩在身后了,但是,我知道他们用不了多久,还是会追来。所以,我还是不敢停歇。可是,我已经三天三夜没有进食、没喝水了。我实在太渴了。不过,我运气挺好,今天遇到了一株仙人掌。仙人掌虽然有毒素,但是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你永远不会知道在茫茫的沙漠之中遇到仙人掌是一件多么振奋人心的事。

   他会给人带来希望。

   只是,我吞食仙人掌一个小时之后,我中毒了。我开始身抽搐,脑袋昏沉,我晕迷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四天了。沙漠的清晨,还算是极为舒爽,我在前行中遇到了一条毒蛇,我用三棱军刺刺破了它的脑袋,捕捉到了它。

   可惜的是,这里没有柴火,否则,我绝对能享受一顿完美的烤蛇肉。既然没有火,我只能生吃了它。我把它吃得毛都不剩,不,应该是吃得皮都不剩。我必须这么做,因为不知道吃完这顿之后,下一顿会到什么时候。

   说实话,生吃蛇肉的感觉并不美好,特别是吃带皮蛇肉,那感觉很糟糕。不过,这比起我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上生吃食人蚁和毒壁虎而言,爽多了。

   这条蛇约莫有两斤,我真的饱餐了一顿。

   这条蛇若是放到豪华餐厅,做出来的美食绝对是天价。

   所以,我今天算是吃了一顿豪华大餐奢侈的大餐了。

   吃了这顿大餐,我继续赶路。因为这条蛇给了我体力,我的速度又加快了。

   不过,很不幸,逃亡第五天时,肩膀的枪伤严重的发炎。而且伤口已经出现大面积的溃烂。我曾经跟苏江华爷爷学过医术,如果条件允许,我绝对能治愈自己。可是,这里是沙漠,我无能为力,我只得用匕首将溃烂的血肉割掉。但是,这些肉,我却不敢扔。而是直接吃掉。

   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这里是无人区,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昨天能抓到那条蛇纯属意外,我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食物,所以我只能把从身上割下来的烂肉吃了。

   说实话,这感觉真的很恶心。可是,为了活下去,我不得不这么做。

   逃亡沙漠的第七天,灼热的太阳让我的的步伐越来越慢,但是我不敢停止,在这里,停下了,便意味着死亡,然后成为一堆白骨。

   逃亡第八天,我身体内的蛊虫让我疼痛难忍,使得我都嘴巴的都出现了。可是,这些血,又被我吞下去。因为这是液体,我身体现在需要水分,我不能浪费掉任何液体。

   于此同时,我第一次有了尿意,我脱下身上已经很脏的短袖,尿到了短袖上,然后将被尿水浸湿的短袖拧成一团,把短袖内的尿液吞下肚子。

   说句实话,现在尿液对于我来说,都已经是一种奢侈的东西了。

   逃亡第十天,我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我脸干裂无比。与此同时,我肩膀上的枪伤持续发炎,甚至已经开始出现蛆虫了。

   这种感觉真的太糟糕了。就算是当年我在撒哈拉沙漠,都没有那么糟糕。

   这一天,我哭了。

   我脑海里浮现出很多身影:我那可爱调皮的小魔女,那个曾经给我无数勇气的沫沫,那个身材火辣、脾气也爆辣的小辣椒,以及陈老、父亲、苏医生、以及那几个兄弟

   说实话,我不想死,至少现在不想死,因为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可是,现在的境况,我怕我坚持不住了。

Posted in: 未分类.
Tagged: .
Last Modified: 6月 29,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