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院的湖畔别墅里,约翰正一脸惊诧的听着到访的特蕾西亚告知他的最新消息。

这位王女殿下毕竟是大博学者菲利克斯的爱徒,虽然转职法师了,却反而更受到菲利克斯的重视,消息渠道比起约翰这个跟学院另外一位黄金**师布鲁克林的关系隔了一层的人自然更加灵通。

“要求克莱斯勒自制?这不可能?”

约翰也没想到全知之眼那位亚历山大教主的野心和谋划竟然这么大。

竟然以富兰克林一城人口为威胁,要求联邦政府承认他们在克莱斯勒的自制,这已经是不下于西部三州独立的行为,只不过还给联邦政府挂了一块遮羞布,只是自制而没有独立罢了。

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联邦政府绝不可能答应这个条件。

约翰沉吟道:“虽然最近在国际上白鹰联邦连连被打脸,西部三州独立就是其中最重的一击,但是也不可能在自家基本盘里放弃一座最重要的工业大城,对一个邪教组织妥协。”

特蕾西亚点头赞同:“没错,一旦答应,那么白鹰联邦才真是距离真正的分裂不远了。”

是啊!

一旦迫于威胁放弃了工业重镇克莱斯勒,那么原本就东西分裂的白鹰联邦就会从原本三条腿变成一条腿。

那种情况,失去了西部这个原本联邦政府最大的输血与倾销之地,又失去了克莱斯勒这座工业之都,只剩下富兰克林一座金融之都,根本就无法维持一个大国的基本盘,联邦八州到时候难免风流云散。

可人的邻家女孩清纯私房写真

事情出乎约翰意料的是,作为全知之眼教会大本营的克莱斯勒那边反而没有动静,但是这种安静却吓到了总统府和国会里的那些大人物,一个国家排在前三的大都市区发生了某种变化,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被他们知晓,可想而知克莱斯勒这个地方已经被敌人侵蚀到了什么程度。

这时候主牌空间里的三号化身从心底传来一句话。

“要不要搞个大的?”

约翰心里一愣。

“这是你的意思?”

四号:“是我们共同的想法,借此时机,却是我们十二黄金圣斗士,不对,应该是黄金圣骑士才符合这个世界的情况……”

五号:“这是我们现身显圣的最佳时机,既能够破坏全知之眼的阴谋,获得世界意志的眷顾,又可以借机解救万民,捞取足够的信仰之力,虽然我们不打算走神道,但是信仰之力无论是用来炼制法器还是转化自身实力都是很有用的,还能进一步加快十二大化身的成型,机会难得,其他超凡者可没有命运卡牌这样强大的金手指……”

化身们说的计划确实让约翰有些心动,不过约翰还是有些迟疑,这些可不在他之前的计划之中。他之前是准备借助学院的力量去除了邪神事件,而不是自己亲自上阵。

三号这时又说:“当然,这事情本体你是不能亲自上阵,以免暴露实力被不怀好意的势力打击,而我们十二星辰化身则不同,圣衣盔甲在身,面甲覆盖谁也不会联想到本体你身上,反而能够更好的行事……”

约翰心里已经倾向于化身们提出的想法,毕竟化身就是他自己,与本体意念想通,化身能够想到的计划,也基本上就是他的思维之中可能出现并且比较认可的想法。

这时候,特蕾西亚那边也再次传来消息。

女法师打开一本铜皮笔记本,就见上面浮现了一排排字迹。

显然这也是一件稀有的传递信息的奇物装备。

特蕾西亚看了一眼之后,就把内容展示给约翰,约翰接过一看。

原来那顶着蒸汽与机械教会马甲的全知之眼教会,再一次给白鹰联邦传来一条通牒。

见了这次的通牒,约翰当场就脱口而出:

“有问题!”

这条通牒跟上一条前后呼应,那位幕后的亚历山大主教果然十分擅长玩弄人心,竟然主动退一步,退而求其次的放弃了占据克莱斯勒,而要求联邦政府承认同样位于北部湖区的钢铁城市匹斯伯格自治。

特蕾西亚自然也想到了约翰所想:“显然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过于庞大的克莱斯勒,而是更加低调的匹斯伯格。”

匹斯伯格虽然约翰没有去过,但也是知晓这个地方。

他对在场众人分析道:“如果说克莱斯勒是白鹰联邦第一大工业城市,并且是一个蒸汽工业的完全体的话,那么城市不大的匹斯伯格就是以炼钢炼铁为主要产业的一个钢铁城市,它所出产的钢铁占据克莱斯勒每年消耗钢铁的四成之多。”

“而匹斯伯格周边则有着联邦东部排行前三的大型铁矿和几个中小型煤矿,资源都集中在一起,这个小城才能成为仅次于克莱斯勒的冷湖州工业城市。”

特蕾西亚附和说:

“不过相比克莱斯勒这个联邦工业的命根子,匹斯伯格顶多就相当于多余的一条腿,在联邦之中十分不起眼,很多冷湖州之外的白鹰人都没听过这个名字。有它在联邦工业联合体能够站的更稳一些,但没它也不会因此摔倒。毕竟冷湖州得天独厚,面积广大更有着诸多矿产资源扎堆,匹斯伯格虽然重要,但也不是无可替代的存在。”

在场众人听了都不由点头,正是这样一个比较鸡肋的地方,才有可能让联邦政府妥协的可能。

事实正是如同约翰与特蕾西亚分析的一样。

全知之眼教会那边这样一番骚操作,竟然让国会和总统府一干老爷心中升起了这个条件还不错的念头,如果是用匹斯伯格来代替克莱斯勒,那么就不会让人那般不能接受了。

这种玩弄人心的做法,少数聪明人已经看出来了,但是他们却不会去说什么,因为如此妥协尽快的处理好这次的事件,对他们都是有好处的,起码事后总统下台,新的领导班子重组,他们也就有机会更进一步。

而总统现任班子里的聪明人也没有叫破,因为这也是他们可以体面的全身而退的一个机会,万一说破了,让总统和部分高层们恼羞成怒,要跟对方死磕到底,那么他们这些池鱼恐怕也要受到波及。

约翰这边却当着别墅客厅里所有人的面开口说:“全知之眼教会这是相当于在用全城人口来要挟联邦政府!”

约翰的忠诚追随者,已经有了埃姆斯丹骑士封号的布兰登则在旁说道:

“殿下说的没错,恰好正值西部三州独立,这时候联邦政府正焦头烂额,那些邪教徒确实是选了一个好时机。”

xiazaitxt

Posted in: 未分类.
Tagged: .
Last Modified: 6月 29,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