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十一妹把三人带到外面院中叙话,今夜星光璀璨,视线倒还算清楚。

十一妹轻轻的说道:“你们过来有何事?”

李一然把小德推上前,让他答话。

小德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我们,路过这里,我打听到你在这,还有,你的母亲的病,我姐夫,就是他,他很厉害的,肯定可以治好你母亲的。”

“,就这些?”

“就这些,就这些!”

“那你们走吧,谢谢你的好意,我们不需要!”

“啊!可是,我姐夫真的可以治好的”

“能治好又如何,我们不需要!”

老金这时不高兴的说道:“我说你这小丫头真够倔的,你就眼睁睁看你母亲病死?”

“死又如何!不需要你们自以为是的同情!你们走吧!”

悠然野外写真美女

“哈哈,说得好。”李一然拍起手来,说道,“那就打扰了,小德,我们走。”

三人回到客栈李一然的房间,小德心情很是低落,老金安慰道:

“那小丫头不领情就算了,她长的也一般,回头我给你找个,不对找十几个”

“去,去,老金你怎么成龟公了。小德你叹什么气,自己想办法让她求你救她母亲,我后天就走,你自己把握。”

“,姐夫,你说我这算不算喜欢,我看见她,就想保护她,刚才我看到她的眼睛,总感觉很熟悉亲切,真的,我想帮她!”

“男女之事本来就说不清的,看对眼就行,这样吧,你先去休息自己想想,明天再说,老金你留下。”

小德走后,李一然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道:

“老金没想到你还有那嗜好,偷人家母亲的衣物,别以为我没发现,她都病那样了。”

“嘿嘿,老大你别打趣我了,我偷的是她以前的衣服,干净的很,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说吧,我懒得猜。”

“嘿嘿,老大你肯定猜到了,是那凶手的香味,要么是她,要么是那十一妹!老大你是怎么发现的?”

“发现倒没有,只是单纯的感觉,那十一妹应该以前见过我,总感觉她很怕我似的。”

“呃,我倒没察觉,只是偶然闻到了那种香味,老大我厉害吧,在那么浓的药草味中还能闻出来。”

“厉害厉害,可这又不能证明什么,我只是感觉,你的鼻子也有可能闻错。”

“管那么多做什么,直接杀了呃忘了,不能杀,那怎么办?”

“知道是谁在背后就好处理,你盯着就行,我要防另外一人,头疼啊!”

“谁?要不要我帮忙?”

“呵呵,赤焰,你敢动他吗。”

“,老大你又转移话题,赤焰那家伙我和他无怨无仇的,为什么要动他,哎呦我肚子有点疼,老大明天见!”

老金一溜烟跑掉了,李一然关上房门,也不脱鞋躺在g上想事情,没过多久,李欣儿居然主动的发来通讯。

哈哈,欣儿你居然主动联系我了,是不是想我了!

哼,就是看看你死了没有,昨晚,嗯,你在做什么。

呃,昨晚,昨晚我一直在想你啊,怎么了?

呵呵,懒得问了,你这几天把小德送回来。

你不是让他去死吗,可怜的小德,今天被只野猪撞死了,我是送不回来了。

,李小七!你是不是想死!少废话,人给我安送回来!

那你先亲我一口喂喂,怎么又挂了。

新的一天很快到来,一大早李一然被小德推醒:“姐夫,赶快醒醒别睡了,今天就去救人,姐姐催我回去了!”

“,哦,你急啥,先等等,呃你扯我被子做什么,要是我没穿怎么办,好好,我起来。”

简单漱口洗脸下楼,老金也早起来了,叫好了早餐,李一然赶快坐下,小德虽然着急但也不好让李一然饿着肚子去。

李一然几口吃完油饼,喝了口肉汤,舒了口气,说道:“我去是直接救还是怎么着?”

“嗯,直接救,人救过了,她也不好说什么。”

“老金,把那辣酱递给我嗯小德,你姐姐知道她们不?”

“知道了,我昨晚告诉姐姐的。”

“啊!你,你还真说啊,不怕”

“我把她们带过去,姐姐总会知道的,姐夫你要帮我!”

“是帮你把她们打晕带回去,还是把你姐姐打晕弄走?”

“呃,反正姐夫你要站我这边。”

“我有什么好处,你又没钱又不是女的,要是长的好看或许老金看的上。”

“噗!!老大,大早上的你不要这样好吗,我不喜欢男人!!”

李一然把油饼涂上辣酱卷着吃,一边吃一边说道:

“唔有点辣老金你没遇见对的,你怎么知道你不喜欢男的,呃我怎么说到这了,嗯小德我想到了,你回去当我的卧底,把你姐姐的一切都汇报给我。”

“,好,姐夫,成交!对了,姐姐吃什么穿什么那些小事也要告诉你吗?”

“当然!事无巨细,不过你小子放机灵点,别被看出来,呃你这样还真不好说。”

“姐夫,你这就小瞧我了,你什么时候吃饭吃的什么,什么时候方便我都记着的,姐姐她呃,姐夫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啊!”

“我去,小德你居然玩偷窥,我说怎么方便的时候老觉得不自在,小德你回来!”

小德已经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早餐解决,找到外面晃悠的小德,李一然带头朝城主府走去。

来到城主府一路隐身前进,发现府中守卫明显增多,各处都挂了不少白绫,这明显是府中有重要人物去世。

小德有种不好的预感,催促加快脚步,没过多久来到昨天十一妹居住的小院。

里面没有声音,跳墙进入,来到房间,一片狼藉,有被翻过的痕迹,李一然感受片刻说道:

“没人,看这样子也不会回来了。”

“她们去哪了,姐夫,是不是”小德着急起来。

“别乱,她们死,府中是不会哀悼的,应该死的是别人。我们去抓个人问问。”

出门朝人多的院落隐身而去,在一处水榭附近找到一个落单的丫鬟。

这种事老金当仁不让,一把捂住丫鬟嘴巴,拖到旁边墙根后,面露凶相,恶狠狠的说道:

“不准叫,我问你答,听话放你走,这锭银子你先拿着。”

也不知是被吓到,还是被银子收买,丫鬟忙不迭的点头,老金放开手掌,问道:“这府中谁死了?”

“大,大少爷,被,被人毒死了。”

“被谁毒死的?”

“不,不清楚,不,不过,听人说,是北院的如夫人做的。”

李一然插话道:“是不是十一妹的母亲?”

“你,你怎么知道?就是她!”

“十一妹人呢?”小德声音颤抖起来。

“不,不知道,我只是个小丫鬟,大爷,别杀我!”

李一然示意老金将她打晕,小德有些沉不住气,说道:“姐夫,要不要找个管事的问问?”

“嗯,走吧。”

接着如法炮制,找了个明显管事的男子问话,那男子有些见识,老金费了些功夫才问出消息。

原来昨天城主府招待贵客,直到深夜,那十一妹的母亲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宴席中只有城主最疼爱的大儿子中毒,城主本来有机会医治。

谁知道十一妹的母亲突然冲出来,抱着那大儿子同归于尽,两人不知被什么东西炸成了碎末,至于十一妹好像人间蒸发,搜遍府上下都不见踪迹。

得知事情经过后,小德呆住了,李一然见此处不是说话之地,就带着小德老金离开城主府,没有回到客栈,而是在附近江边坐下。

江水清澈,江面不少的船只经过,坐在草地上吹着风,李一然说道:

“小德,你不会怪我昨晚不救她母亲吧,要是”

“没有,姐夫,怎么能怪你,你要是救了她母亲,伤好后估计还是会去杀人,说不定死的人更多,姐夫她为什么要杀他,就算不是亲生,但总归是她丈夫的儿子啊!”

“原因嘛,不好说,不过我觉得应该是为了报复,报复他丈夫的冷漠不公吧。”

“那应该杀他的丈夫啊,为何”

“呵呵,那城主明显重男轻女,杀了他的儿子,估计会让他更痛苦,或者她干脆随便找的,女人疯起来可不管其它的,现在已经这样,小德,是找那十一妹还是回家?”

“她能找到吗?”

“呃找人一直不是我的强项,老金你有什么办法?”

“我?呃,她一个娇小姐实力不行钱估计也不多,昨晚到现在应该跑不了多远,要是人多的话广撒网,应该能找到。”

李一然捡起一块石头扔进江里,说道:

“你这就是废话,现在哪有人手,哎这就叫天意弄人我艹!”

Posted in: 未分类.
Tagged: .
Last Modified: 6月 29,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