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辰缓缓放开双手。

板寸头整个人瘫软下来,身体还在不停抽搐。

契约者的生命力惊人,脖子被一扭而断以后,居然还没有死透。

不过当然,他绝对是活不了的。

除非,能够在十秒钟内完成主线任务,回归现实并让主办方恢复伤势。

但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在现在发生?

“你……”

板寸头居然甚至在吐出一只字以后,意识才彻底湮灭了过去。

他是真的没有料到,自己等人一个完整的团队,会被凌辰搅得七零八落。

当板寸头死去之后,凌辰得到了契约之书的提示,表示自己的杀戮值增加。

不过,由于本次副本的掉落率极低,板寸头死后并没有掉落水腥水晶。

顺带一提,凌辰身上的岩石层已经尽数剥落,看起来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纯净白嫩蕾丝美眉笑容清新迷人私房照

“石魔”状态的岩石层,是跟他的部分身体融合在一起的,剥离后自然会产生伤害。

非要形容的话,那种感觉有点像皮肤被撕裂,疼痛非常。

可以清晰的见到,凌辰此时的体型无疑缩小很多。

仍然有一层细薄的灰色岩石,沾着在皮肤上面,但已经布满了裂痕,一些地方鲜血淋漓。

这样的一副模样,代表他像是一个卸下盔甲的战士,防御力大不如前。

不过,同时也等于是丢掉了沉重的累赘,某程度上提升了敏捷。

正因为这样,他刚刚才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了板寸头一个措手不及,顺利将其击杀。

万鹏云双眼通红布满红丝,完不能接受板寸头居然就这么死了。

声嘶力竭的惨叫了一声,这一刻爆发出的求生本能,让他下意识地挥出双手。

紧接着,他掌心上的两团光芒,顺理成章的飞射而出,直指向了凌辰。

光芒在半空中急促凝结,化成了四五根泛出寒气的冰矛。

凌辰嘴角微微一扬,轻描淡写地伸手向下一捞,却是用力捏住了板寸头的脖子。

刹那间,凌辰将板寸头的尸体向自己身前举起,以此充当盾牌。

嘶拉的一声响起。

冰矛顺利命中,可惜命中的对象是板寸头,只刺穿了尸体的胸膛。

凌辰若无其事地丢开了失去作用的尸体,捂着嘴咳嗽了几下。

手指缝之间,隐隐有血渍渗出。

说实话,刚才万鹏云二人的一招合击,在威力方面,已经无限接近组合技能。

那种一环接一环,仿佛连绵不绝的进攻,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挑剔。

若凌辰拥有的不是以防御为主的“石魔”,被直接轰成渣子也不是不可能。

要说唯一的弱点,就是这一招能力,是由两个人而不是一个人发出的。

身为两个独立的个体,即使再怎样训练,也绝对做不到真正的融合为一。

所以,在力量的调配方向,总是无法做到完美无瑕。

这意味着,攻击过程中有一部分力量,会分散到其他地方,影响威力。

凌辰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才能够在岩石层被击中的同时,利用烟尘作掩护,踹破地面并跳了进去。

如果,这一招是由一个人发出来的,那他之后的选择,多半便不会是隐藏反击了。

这个时候,凌辰抬起头,看向了前方的万鹏云。

万鹏云脸上闪出一丝凶狠之色,右手动了动,凝聚出一团光芒。

然而,光团宛如风中残烛那般波动了一下,很快便喀嚓一声,炸成一团碎片,缓缓消失。

万鹏云顿时发出一声闷哼,仿佛整个人被抽走力气,踉跄着半跪在地。

而在他的鼻子上,更有鲜血似是小蛇般直淌而下。

精神力不足。

之前也提及过,在使用咒物的时候,消耗的不止是咒物内的力量。

视乎咒物的类型,还会对契约者的体力或精神力,造成一定程度的消耗。

千万不要忘记,万鹏云在对上凌辰以前,已经跟阴兽纠缠了很久。

再加上,刚才与板寸头的一招合击,造成的消耗绝对不少。

而最后的冰矛,无疑等于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使他陷入油尽灯枯的地步。

万鹏云在原地挣扎了几下,都没能直起身来,看向凌辰的眼神顿时有些变了。

对方的实力之强,超过他的预料太多了。

自己却因为精神力枯竭,造成了剧烈的头疼,手脚发软使不上劲。

目前这样的状态,别说是战斗了,甚至连站起来走路也成问题。

感觉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对面的凌辰,冰冷地看了自己一眼,双眼里隐隐透着一种冰冷而毫不动容的神情。

万鹏云心中一凛。

身为一个契约者,这种眼神他曾经见过太多次,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做些什么……

对方一定会杀了自己。

凌辰缓缓抬脚,一步步走近了过去。

万鹏云手中忽然寒光闪动,忽然握持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带着求生的信念,他实在不愿坐以待毙,不死心地进行了最后的反扑。

然而,凭着他目前的状态,这仓促的垂死挣扎,能发挥多少效用可想而知。

面对这轻飘飘的一刺,凌辰只是冷笑,完不为所动。

他不闪不避,猛地握向了万鹏云的手腕,五指使劲一抓。

锐利的匕首刺中他的小臂,啪的一声,在刺出一个白印后,再也无法寸进。

对于凌辰来说,一个法系契约者的刺击,本来就不会有太大威胁。

更不用说,万鹏云这种浑身无力的攻击,基本上直接无视就行。

与此同时,凌辰已经捏住了万鹏云持着匕首那只手的手腕,用力向下方一压一扭。

万鹏云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匕首落在地面上,右手已经被硬生生的反拗折断。

凌辰接下来如法炮制,出手如风的握住万鹏云另一只手。

在一下残酷无比的骨折声过后,万鹏云左手步上另一只手的后尘。

这还不止,凌辰随后还闪电般的踹出两脚,直接踢碎了万鹏云的两边膝盖。

四肢尽断的万鹏云,立即像是一烂泥般瘫倒在地,强烈的疼痛刺激得身冷汗直流。

凌辰站直身体,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万鹏云,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洁白的牙齿上面还残留着血渍,在这样的情况下,显得很是有些瘆人。

“你想死?还是想活?”

万鹏云浑身上下都因为痛楚而发着抖,脸上肌肉扭曲,额头上是豆大的冷汗。

成为契约者以来,他早就见过了太多的生死,也做好了随时死亡的准备。

嗯,

是他“以为”,做好了准备……

万鹏云本想表现出最后的硬气,咬死牙关一声不吭。

然而,

却终究还是因为,生死操之人手而无法平静。

能够活着,谁都不想死。

这是每个人的本能。

尤其放在一个身份特殊,一直享受着优越待遇的人身上;

这种生死之间的本能,来得会更加强烈。

Posted in: 未分类.
Tagged: .
Last Modified: 6月 29,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