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春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前是跟二哥在一块儿住的,自从二哥上大学后就成了他的房间。

因为这段时间王大春过的比较混乱,也没有仔细问我系统它都有什么功能。

既然跟家人就说好,可以去美国。自己得从系统这里知道一些详细的情况,更了解下系统对自己肯定是有好处的。

“系统在吗?”

“在”系统回答。

“你是从哪来的?”

“系统来自未来平行世界。”

“那为什么选择绑定我?”

“随机。”系统回答。

王大春脑门前一群乌鸦飞过!好像还真的是随“鸡”到自己,还是带电的那种……

“这个绑定是强制的吗。”

“是的,”系统回答。

气质忧郁女孩光滑裸背白皙藕臂纤细美腿写真图片

“有没有可能解除?”

其实王大春很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但他大概已经猜到了答案。

“不可以。”

果然是这样。

“那我现在年轻还可以打那以后年纪大了怎么办”王大春问道。

“宿主除了成为球员以外,还可以成为教练,助教,经理,球队老板等。”系统回道。

“那也就是说,我这辈子都跑不出这个球圈了是吧。”王大春说道。

“是的,”系统回答。

这他妈真是绑架呀,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个行业,一直做下去,你只做到死!

算了,不想这些。郁闷也没办法谁让自己苦逼呢!问一些比较实际的。

“那系统上次我问你,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才有奖励?”

“是的,”系统回答。

“那就不能商量商量,预支一点能力啊?”王大春可怜兮兮的问。

“不可以。”

“那你也不能逼良为娼啊,你总得给点儿好处或能力呀,起码让我有立身的资本!”

“宿主请知足,其实已经给了你一定的好处。”

“好处!哪里哟?”王大春连忙问答。

“宿主身高的增长,并不影响宿主的协调性,同时身体各项能力,在寻常人中都是顶尖的,宿主身体的变化,除了身高的增长,其他各方面都有不同幅度的增长,如果说普通人的身体数值是10,经过专业训练的运动员是15。那宿主的体质已经接近20。”

王大春听到这里,自己现在算不算天赋异禀?只要肯苦力,应该不会太差吧?

“那系统是不是你只有在每个赛季结束之后,发放奖励的时候才有作用。”

“宿主请放心系统也是一个勤劳的系统,除勒每赛季结算发放奖励外。系统有一项非常不错的辅助功能,系统可以提供详细数据化平台。”

“什么事情细化数据化平台?有什么用处?”

数据化平台就是将个人的能力值数据化显示出来。不仅可以显示宿主自己的。还可以显示其他球员。”

“能不能解释解释的再详细一些?”

“”可以。数据化平台就是将宿主和球员的各项数据显示出来。例如,宿主力量是多少。身高。臂展。弹跳。速度。摸高等身体条件数数据。还有能力数据。攻板。防板。盖帽。原地上篮。运动扣篮。中投远投等。最后,还有技能数据。相信这项功能对宿主的帮助会非常大。”

“哦,原来是这个样子。”

“宿主需要注意数据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是根据个人的训练。还有经验有增长或减退。”

“”嗯,明白了,还有一个问题我想不通?我现在还是不太踏实,你说你给我安排好了一切。只要我到达美国就可以。你是怎么安排的?

系统回答道:

“系统无法回答!”

“为什么?”

“因为这是作者自己设定的,作者自己都回答不出来,宿主让系统怎么回答出来!”

“靠”

“系统我现在的能力值是多少,数据化是什么样子的?”

“宿主的数值,现在在为开暂未开启。”

“为什么不开启?那什么时候才开启?

“宿主进入nba球队之后。系统数据化就会开启。”

“啊,还要这么长时间呀?”

在家休息半天后。觉得特别无聊。毕竟。那样这么多年体育。现在不练球了,突然觉得空唠唠的,想了想准备去买个篮球。

穿外套跟老妈妈打了个招呼,就出了门。

老爹已经去商店,,姐姐跟姐夫已经回家了。

记得自己家小区不远,有个五环体育专卖体育用品的,自己跟那边老板挺熟的,毕竟在他那儿照顾了不少生意,时间长了就熟悉了,自己以前一些训练用的东西都是在那边买的。

一路上走过去还真是不是特别适应。周围的人跟看奇物似的看着他。指指点点的道哇,

“这个人好高哇!

嗯,真高。”

还有几个周边玩儿的小孩还跟着他。吓唬了一下才把小孩赶走。

以前一米九的时候还觉得没什么,这下长了20公分,走在人群中就感觉跟巨人似的。

快到店门口的时候,刚好有两个人从里边儿出来。王大春礼貌性的让了一下,对方也礼貌的点了个头。

刚走两步突然,其中一个女孩儿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惊呼一声:

“我天哪,王大春?是你吗?”

王大春低头一看,他现在就是在低头看,两人离得距离比较近。前面儿什么都没有,也只能低头看,一看还真是个熟人。

是自己的初中同学。虽然说他初中只上了两年。后来就去体育学校了。毕竟一个县城的。很多人小学,初中都属于一波儿念上来的。出门遇熟人也比较正常。不过眼前这个人倒是好几年没见过了。

“天呐,王大春儿,你个子长的也太高了吧,怎么长的的吃化肥了?我都不敢认了。”

王大春翻了个白眼。眼前这女孩儿,名字叫吴清艳,初中跟他做过一年的同桌。性格比较泼辣,关系还不错。

后来自己去体育学校之后再没见过这一晃都三年多了。不过听到对方热情的问候。王老师听的有点儿蛋疼,什么话呀,吃化肥。你吃个给我看看,不过呢,也挺高兴的。

回答道:

“吃的不多,就这还是吃的少呢。要不你也吃点。哈哈。没想到在这碰到你啊艳艳。”

“说这话也好几年没见了,听说你从学校出来后就直接上了体校,这么高,你现在是在打篮球吗?”

“”嗯。”王大春想想说道。

“算是吧,对了这么长时间。你在哪儿上学吗,怎么一直没见过你?”

“我爸不是工作有调动吗,我高中就到临县去上了。”

“难怪呢!对了,你是到体育商店买东西。”

“嗯,买个篮球。”

“哦”吴清艳也没想多,篮球运动员,买个篮球很正常。

“你呢”?

“我啊!来访买副羽毛球拍。这不是时间长没回来么,约了咱学校以前几个同学去打球。你要去吗?”

“不啦,家里还有事儿,买完就得回去。”

“嗯那行,不过你长得可真高啊。你现在有两米吧?”

“哈哈,差不多。”

“真的简直像个巨人”!

吴清艳的身高并不高,就一米六出头儿。站在王大春旁边跟个小孩儿似的。

“那行,就不跟你聊了,那你以前的qq号还用着吗?”

“一直在用。”

“那行我这一段时间都在家里边儿。到时候约你出来玩。”

“好有空有空一起玩。”

说着两人分了手。和她的同伴有说有笑的向着体育广场走去。还时不时回头瞅一眼。

哎,我还真成稀奇动物了。

Posted in: 未分类.
Tagged: .
Last Modified: 6月 29,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