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旗”护卫队伴随着鼓声把旗帜送到了旗杆下,由罗冲亲手把旗帜绑上绳子。

“升旗,目送族旗。”

随着罗冲的一句呐喊,所有族人都紧紧的盯着那面旗帜,仿佛能从上面看到什么祖先的启示,大力敲鼓的节奏也越来越快了,跟着他的鼓声罗冲一下一下把旗帜升到旗杆顶端。

把旗子固定好后,罗冲转身面向族人们,右手握拳举向天空,高喊一声:“吾漢永兴。”

“吾漢永兴,吾漢永兴”下面的族人们也随声喝道。

“行跪拜礼,上祷祖先。”

罗冲带头跪在旗杆下,族人们也纷纷跟随,连一旁不明真相的肉肉和灰山也一起趴到地上,晃着大脑袋左看右看,看族人们接下来干嘛。

“吾辈大汉子孙,上承先辈之志,下授祖先之能,采金石于宝山,铸铜犁于岩洞,垦良田于旷野,筑坚城于田中,练弓矢守自身,习矛枪戍边城。

吾辈勤劳垦田,繁衍人口,厉兵秣马,使漢昌盛。

请祖先庇佑,护大汉子孙腹饥有食,身冷有衣,人丁兴旺,六畜繁衍,稻谷丰收。

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礼毕,起身,都特么去耕地”

跪拜结束,族人们懵逼的听完罗冲的祷词,只有最后一句不太明白,前面还是说的可以的,采铜矿,铸犁,耕地,建城,练习长弓和投矛保卫部落。

白嫩美女运动服超短裤白丝长腿私房写真图片

求祖先保佑,饿了有吃的,冷了有兽皮穿,大家多生小孩儿,六畜也多生幼崽,水稻能够丰收。

至于六畜是什么鬼,汉部落有牛,草泥马,大角鹿,兔子,恐象,雷兽,勉强算是六畜吧

祭祀结束了,程都是罗冲在表演,其他人跟着跪地磕头就对了,然后大家该干嘛干嘛,都被罗冲安排去耕地了。

因为材料不足,汉部落现在只有两架双头犁,罗冲亲自挑选了两头最近表现的很老实的公牛,给他们套上双头犁开始耕田。

由于这些野牛还没有经过训练,并不会自己走直线,所以耕田的时候只能一人在前面牵着牛鼻子引导,一人在后面扶着犁架。

一架双头犁两个青铜的犁头,每次可以翻耕半米宽的土地,翻土的深度可以达到30厘米。

这样的速度还是很快的,最多三天就可以把稻田耕完,最后把地整平,就可以灌水了。

一行行的土地被翻了个底朝天,从原来的淡绿色变成棕褐色的碎土,下面翻上来的新土也得到了阳光的滋养。

一群冬季里刚买来的少年,每人背着一个藤筐,在被牛翻耕过的土地上捡着地上的草根之类的杂物,这些东西都是翻耕的时候刨出来的,必须要先捡出来,不然以后还会继续发芽和水稻争抢养分。

当然,有的草是本来就活不成的,只要稻田开始长期被水覆盖,大部分的旱草就会被淹死,不是所有的植物都能像水稻和芦苇一样那么耐水。

至于施肥的事情,暂时没有安排,一是没有准备,二是因为罗冲觉得用不着。

施肥是因为土地连续耕种太长时间,导致土地营养流失,肥力下降,所以才人工干预,给土地增加肥力。

但是现在这块地可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耕种啊,崭新崭新的一块好田,施肥,完没必要吗,种一茬粮食的肥力还是有的。

花了三天时间耕地,整平,但是罗冲还是不敢播种,为啥,因为一早一晚的天气还是很冷,夜间气温还是零下,夜里谁还会结冰,这要是把种子撒下去,估计一个晚上就都冻死了。

不过也有别的耐寒的种子可以播种了,那就是罗冲带回来的草籽,这些麦草和苜蓿也要撒下去,将来养殖牲畜就靠这些。

汉部落城址的西面,这里被罗冲规划为从草场,目前先种草,等以后农田扩大了再说。

一群少年排成一字横阵,沿着草场排开,一边走一边抛洒草籽,千万不要怀疑这样能不能长出来,要知道草的生命力很顽强啊,而且刚下过一场春雨,地面上还有些泥泞,那些草籽落地后就会快速吸收水分和土壤里面的营养,开始发芽生根。

草籽撒完就行了,水稻暂时又种不了,汉部落又不缺食物,那该干点什么呢,罗冲思来想去还是改造装备好了,换鞋。

是的,换鞋,换掉大皮靴,改穿草鞋。

没有布匹就没有袜子,光着脚穿皮靴,而且每人只有一双,一穿就是四个来月,四个来月不换鞋你能想象吗,而且还没有袜子,冬天天气冷的时候还好一点,现在天一暖和,有的族人觉得皮靴闷脚就把脚拿出来,那气味简直能熏死大象。

于是大象就离家出走了,肉肉和灰山实在忍不住那个气味,都跑到了围墙外面砖窑的地方居住,它们倒是不会走很远。

罗冲召集部落里的女人,亲自给他们示范怎么编草鞋,其实草鞋的编织方法很简单,这么说吧,你只要横竖交叉着编出一个鞋底,上面用几根细草绳把这个鞋底系在脚上就行了,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吊带凉鞋。

伴随着草鞋的诞生,族人们也开始了春季大扫除,成群结队的去小河边洗澡,刷皮鞋,清洗兽皮。

没办法,别说真皮的东西不能洗,实在是不洗不行了,现在可没什么干洗技术,就算洗坏了也要清理一下,不然都快馊了。

一些不怕冷的男人已经脱掉了兽皮,直接穿起了草裙,是的,就是草裙,在罗冲这具身体原主的记忆里,他们春夏两季就是穿草裙的,甚至是直接光着,只有秋天才会穿厚一些的兽皮裙。

那天洗完澡,罗冲也兴致高昂的跟着族人们一起编草裙,可等他穿上没一会儿,他就再也不敢穿了。

肉肉和灰山追着罗冲满地乱跑,直到用鼻子把他身上的草裙拔光为止,草裙上的草都特么被它俩吃了,p

就在罗冲一脸幽怨的换上兽皮衣服的时候,长老也跑来告诉了罗冲一件大事。

“首领,我们的盐快没有了。”

忘了设置定时发布,以为后台已经发了,失误,有点晚了,不过还是要求个票,没办法,谁让卿书脸皮那么厚。

Posted in: 未分类.
Tagged: .
Last Modified: 6月 28,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