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罗烟鬼母?没想到还是个大美人啊!看来我的艳福还不浅呢!鬼修在修仙界可是个另类的存在,没想到我公子玉第一次遇到的鬼修,竟然是你这么个大美人。

与其一个人独自苦修,寂寞难耐,倒不如投入我的麾下。日后在修仙界中,只要有我公子玉在,保证让你混得风生水起。另外,我们还可以……。”公子玉淫笑道。

说着,他还用那双色眯眯的眼睛,肆无忌惮的对罗烟鬼母浑身上下瞅来瞅去,心里感到甚是满意,脚步忍不住的就向罗烟鬼母靠拢而去。

“滚”罗烟鬼母回复公子玉的,只有愤怒的一个“滚”字,这让公子玉感到一阵尴尬,脸色一下子不好了起来。

其实,当公子玉三人出现在罗烟鬼母面前后,她直接将公子玉给忽视掉,两眼怨恨的看着他身后的王师弟和陆师弟。

罗烟鬼母认出了,这二人正是毁灭她鬼城,将她打伤的那两人。当时,他们声称是林月阳的师兄,前来覆灭罗烟鬼城,罗烟鬼母被迫与其对战。

最终,因为不敌对方,鬼城损失惨重。罗烟鬼母不得不施展大手段,将自己辛苦培养的众多鬼修,部化为阴气,助自己强化修为,这才与二人打的平手。

虽然那些鬼修都是受罗烟鬼母控制,本身跟傀儡一般无二。但是,他们也拥有自己独立的一面。时间久了,罗烟鬼母对这些手下,也是会有感情的。

正是这二人,逼得罗烟鬼母不得亲手毁灭这一切。更可恨的是,这两人竟然冒充林月阳的师兄,挑拨两人之间的关系,最终,致使两人产生误会,兵戎相见。

也因此,当林月阳在恢复的时候,才会被自己身边的人找到机会,暗中偷袭。现在他身中剧毒,生命危在旦夕,罗烟鬼母对公子玉等人更加痛恨了起来。

偏偏这个时候,公子玉还一副淫荡的表情,想要把她收入麾下。只能说,他这是白日做梦罢了,罗烟鬼母怎么可能会跟着这种卑鄙无耻之人?

“罗烟鬼母,看你颇有姿色,本公子才生出招揽之心。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不要追随与我?”公子玉猛地合上折扇,面露怒色道。

爱丽丝女孩

“哼!卑鄙无耻之人,就算死了,我也不会与你这种下作之人为伍。”面对公子玉的威逼,罗烟鬼母依旧面不改色,反而摆出一副必死的决心,愤怒对公子玉回道。

“好,有志气,我喜欢。王师弟,交给你了。帮我擒下她,弄回去做个炉鼎还是不错的。注意点,别给破相了,否则,我拿你试问。”公子玉突然淫笑道。

“明白”王师弟见公子玉没有让自己去对战风影豹,心中一乐,笑淫淫的冲向罗烟鬼母而去,罗烟鬼母并未怯弱,黑色长绫当即飞射而出,与之对战了起来。

“陆师弟,你与我一起,缠住这只畜生。”然后,公子玉又对一脸白色的陆师弟说道。

“是,请公子放心,定不叫你失望。”陆师弟虽然心生无奈,却也不得不表示道。

“你,去杀了林月阳,用这个把他的魂魄摄取过来,我留着还有大用。”公子玉对陆师弟的表现十分满意。随后,他又丢给兰儿一个瓶子模样的黑色法器,吩咐道。

“是,主人。”兰儿有些木讷的接下那黑色瓶子法器,回道。

安排完任务之后,公子玉带着陆师弟杀向风影豹,风影也毫不示弱的发出道道锋利的风刃,始终守护在林月阳身边,寸步不离。

“罗烟鬼母,你就从了我家公子吧!这样的话,我们就不用一家人打一家人了,日后说不定还能共同对敌呢!”王师弟带着调戏的语气对罗烟鬼母说道。

“无耻之徒,受死吧!”罗烟鬼母又愤怒的祭出黑色长绫,杀向王师弟。

被罗烟鬼母修复好的长绫,又经过一番强化,本是用来对付林月阳的。后来因为林月阳救出罗烟鬼母,又发生了一系列其它事情,两人之间误会已解,这个手段自然没有展示出来。

现在,王师弟刚好兴致勃勃的杀了过来,遇上一身怒气的罗烟鬼母,很荣幸的享受到了强化版的长绫攻击。

只见黑色长绫盘旋而出,将王师弟缠绕在其中,任他百般挣扎,短时间内也无法脱离出去。而在黑色长绫之外,浓郁的黑色阴气缠绕在长绫上,不断地为长绫加持力道。

王师弟在环环盘旋的长绫中间,承受着一道又一道的攻击,倍感郁闷。好在,他还能抵挡得住,暂时与罗烟鬼母僵持了下来,并没有落入下风的趋势。

两人一边对战,一边不约而同的向远处移动而去,尽可能远离林月阳所在之地,不去打搅他疗伤。

而公子玉和陆师弟也和他们一样,与风影豹对战起来后,不断地将其向远处诱导而去。起初,风影还能保持待在林月阳身边守护,寸步不离的。

后来,在公子玉和陆师弟两人的诱导和进逼之下,风影不得不被动的向远处移动,渐渐地,距离林月阳越来越远。虽然心中焦急,风影一时间却也无法脱离公子玉和陆师弟二人的围攻,返还回去。

见林月阳身边再无他人,兰儿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左手拿着公子玉给她用于收取林月阳灵魂的黑色瓶子,右手紧握一柄飞剑,一步一步向正在压制体内剧毒的林月阳,缓缓走去。

公子玉等人将罗烟鬼母和风影引开,为的就是给兰儿创造收取林月阳灵魂的机会。他们并不像林月阳那样,拥有神识,可以直接囚禁脱离身体的灵魂。

而公子玉选择收取灵魂的手段,也要求灵魂宿主必须在活着的时候才能进行。如果风影和罗烟鬼母在这里,自然不会容许他们接近林月阳,给兰儿获取林月阳灵魂制造麻烦。

再加上,风影本是林月阳的灵兽,更会拼命护着林月阳。因此,公子玉才设法将罗烟鬼母和风影调离开,好让兰儿从容下手。

兰儿身为公子玉的人,与林月阳相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中间也得到林月阳的多次帮助,也是星月宗中对林月阳最熟悉的聊聊几人之一。

林月阳是什么样的人,她再清楚不过了。而林月阳带给她的压力,使她面对此时已经身受重伤,命悬一线的林月阳,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之色。

自从中了兰儿偷袭之后,林月阳体内剧毒如若脱缰之马一般,飞速向身蔓延而去。先是丹田周围,剧毒迅速侵染丹田四面八方,大片的黑色区域,把丹田紧紧围绕到中间。

天玄珠在自动飞出丹田,抵挡下兰儿那致命一剑后,又返回到林月阳丹田内黑白色气旋中去。面对丹田外围的剧毒,天玄珠飞速旋转,其上飞出一个个阴阳鱼,不断地飞向丹田的内壁,抵挡下丹田外的剧毒。

不过,这些阴阳鱼只能保证将剧毒抵挡到丹田之外,使丹田不受剧毒侵害,却无法帮助林月阳彻底清除体内的剧毒。

盘踞在丹田外的剧毒,一边进攻林月阳的丹田,一边四面出击。顺着他身的经脉,向身体各个部位攻杀而去。

林月阳整个身体仿佛置身一个大型战场,丹田位于战场的中央,也是敌军的最后方,还是唯一一个能够抵挡住敌人攻势的局部战场。

然而,其它各地,在剧毒霸道的围攻之下,纷纷显出溃败之色。黑色区域以丹田为中心,不断地向四周蔓延而去。它们所致,宛若无人之境,进攻速度,令人汗颜。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必须得想个办法遏制住这种不知名剧毒的蔓延,如果让它们侵蚀进五脏六腑,那就彻底没救了。”看到体内恶劣的局势,林月阳深感不妙。

丹田被围攻,内部灵力只要调集出来,立马就会被剧毒污染,成为其“帮凶”,只会加剧他体内目前恶劣的态势。

经脉中的灵力,最先被剧毒污染,早已经沦为其帮凶,根本靠不住。至于外部的灵力,还没被他炼化,即使吸收进体内,也是给自己创造敌人。

“眼下,必须先通过手段,控制住局势,然后再想办法驱除剧毒。既然灵力无法撼动,还有可能成为其帮凶,只能选择其它手段了。”想到这里,林月阳放弃使用灵力压制的手段,而是改用调集神识前来抵挡。

接下来,林月阳意念一动,一股神识被他调集出来,通过其中一条末支经脉,一路杀向正在侵蚀而来的剧毒。

狭路相逢勇者胜,在这一条细小的末支经脉中,敌我双方狭路相逢。林月阳已经被逼到绝路上,神识之力中带着他必死的决心,和一往无前,不容退缩,杀破一切的信念。

剧毒攻城拔寨,一路畅通无阻,面对灵气抵挡,它们能迅速将其同化,增长自身实力。如今,对面是新的对手,并不是它们视若猪狗般的灵力,一时间也束手无策。

因而,在林月阳神识与剧毒相遇的那根末支经脉中,剧毒一路后退,溃不成军,快要被其攻陷的那根经脉又重新回到林月阳掌控之中。

“果然,这种不知名的剧毒,对灵力具有克制作用,不过对神识之力,却并没有卵用。虽然神识不能将其消灭,能够暂时将其压制住,给我争取些时间,已经算是不错的结果了。”经过一番尝试之后,林月阳掌握了暂时压制剧毒的方法。

随后,他集中意念,调动神识,庞大的识海中,顿时掀起了无数浪潮。一**如水般的淡蓝色神识之力,卷着巨大的浪花,奔涌而出。

顺着林月阳身经脉,向剧毒发起了猛烈的反击。那些刚刚被剧毒占据的经脉,在顷刻间,都被神识之力重新夺回。

不敢有丝毫停留,林月阳调动神识,迅速护住自己的五脏六腑等要害之地,让刚刚兵临臣下的剧毒,对之束手无策、望而却步。

虽然通过神识之力能够护住身体内的要害部位,使得剧毒暂时无法攻陷。然而,林月阳的神识强大,却也有限,神识无法除去体内剧毒,总有被消耗完的时候。

等到他神识之力不支,那时候,面对毫无损伤的剧毒,他将一筹莫展,定会被其一举击溃,再无翻身的可能。

“如今,我只是暂时控制住了体内剧毒的蔓延,必须想个办法清除了才是。可是,我连这剧毒是什么毒都不知道,又该如何清除?”林月阳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有些不安了起来。

“孽畜,别再做无味的挣扎了,等到林月阳一死,你也会陪他一起送命的。到时候,我要抽你的筋,扒你的皮,喝你的血,吃你的肉,把你的头颅做夜壶,把你的骨头拿来炼法器。

怎么了?生气了?你生气也没用,最终也避免不了一死。如今,你最好祈祷林月阳能够在临死前,解除跟你之前的主仆契约。不然的话,即便你跑到了天涯海角,也避免不了一死。”公子玉一边缠着风影,一边用言语刺激它。

果然,在公子玉言语的刺激之下,风影愤怒的咆哮了起来。虽然表面上看似实力大涨,实际上却漏洞百出,体力不断地被消耗。

看到这一幕的公子玉,心中一乐,连忙吩咐陆师弟,两人配合着,在外围阵法的协助之下,不断地消耗风影的体力和灵力,就是不跟它正面对战。

“嘿嘿!怎么?着急了?着急也没用,林月阳必死无疑,你也逃不掉。”王师弟起初被罗烟鬼母困在黑色长绫中,后来在外围大阵的协助下,毁了罗烟的黑色长绫,脱离而出。

现在,罗烟鬼母失去了黑色长绫,又没有黑色莲花,实力大减。两人对战起来,打的不分上下,一时间竟也难分胜负。

“卑鄙,你们的阴谋不会得逞的。”罗烟鬼母愤怒道。

“哈哈哈哈!林月阳那小子中了我家公子的绝命噬灵毒,要不了一炷香的时间,他体内的所有灵力都会化为剧毒。

虽然那小子灵力深厚,没有解药的话,那也只能加重噬灵毒的毒性,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而这种解药,即便是他师尊都没有。

所以,你还是不要抱什么幻想了,乖乖的从了我家公子吧!跟着林月阳这么一个将死之人,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也只能陪葬罢了。”王师弟得意的说道。

“无耻之徒,我罗烟即便是死了,也不会沦为与你们这群龌龊之人为伍。”说完,罗烟大喝一声,周身浓郁阴气弥漫。

很快,附近的空间都充满了黑色的阴气,将所有人都笼罩在中间。这片天,也跟着暗了下来。正在缓缓接近林月阳的兰儿,被这突来的巨变,吓得一下子停下了脚步。

黑气弥漫的小山上,阵阵鬼哭狼嚎之声,显得尤为阴森恐怖。罗烟鬼母释放出大量黑色阴气后,整个人的气息都跟着颓靡了下来。

随后,只见她突然一闪,从原地消失,而在她原本站立的地方,又出现了一个与她本人一模一样的“罗烟鬼母”。

兰儿经历短暂的调息之后,心中稍安,这才又向林月阳缓缓走去。此时的林月阳,身上下几乎被黑色覆盖,而且黑色还在不断地加重,有像紫色发展的趋势,那是中毒愈加严重的表现。

“兰儿不怕,他已经是个将死之人,根本没有什么反抗之力,我能杀了他的。”兰儿自我鼓励道,然后终于艰难的来到林月阳身边。

看着那张熟悉而又坚毅的面孔,此时虽然已经满脸黑色,但是依然能够分辨出这是林月阳。兰儿深吸一口气,右手缓缓抬起,手中飞剑,对着林月阳的脑袋猛地插了下去。

现在的兰儿,再也没有之前那种怯弱,看上去让人心生怜悯和爱惜,宛然一个杀人的魔头,前后这么大的变化,以至于林月阳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Posted in: 未分类.
Tagged: .
Last Modified: 6月 28, 2021